世界运动会

美团“大数据杀熟”背后的伦理之困

近来,一篇《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刷屏各大网站,更冲上了微博热搜,美团倾刻间身陷“大数据杀熟”漩涡。

那篇文章作者指出,自己开通会员后,发现常点的一家店铺,配送费由平时的 2 元变为了 6 元。颇感意外的是,作者用另一部没有开通会员的手机点了同一家店铺,同一时间配送费依然是2元。

果不其然,辛巴假燕窝事件被立案调查。现在,已经不是道歉的层面。

只能说,之前,辛巴们沾了政策不完善的红利。以后,就不好说了。

按照《广告法》,“商品的性能、功能、产地、用途、质量、规格、成分、价格、生产者、有效期限、销售状况、曾获荣誉等信息,或者服务的内容、提供者、形式、质量、价格、销售状况、曾获荣誉等信息,以及与商品或者服务有关的允诺等信息与实际情况不符,对购买行为有实质性影响的”,构成虚假广告;“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应当依据事实,符合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并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

另一方面,从伦理治理层面着手“大数据杀熟”,显然是数字经济关键而又长远的策略方向。

施洪甲简历显示:施洪甲,男,汉族,1956年9月出生,云南马龙人,大学文化,中共党员,1979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6年8月参加工作。

可以想见,若不是《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之类这些作者,我想大多数人可能还会继续蒙在鼓里。先是现金红包、打折优惠、套餐团购让利,如同诱饵,当平台用户成了规模,也就是平台收割杀熟时。这些“大数据杀熟”的方式隐藏在消费的所有环节,如打包、配送、更换、额外添加小菜等等流程或服务上。

不过,品牌推广的话,就与广告有关联了。

当然,如果在越来越规范的情况下,辛巴的直播电商还能如初,还能红红火火,那也是一件好事情。

第三,股民会不会索赔是个未知数。

“不会放弃直播带货”,这种坚持是好的,但是未来政策严管之下,舆论关注之下,消费者越来越理性之下,之前动辄惊人数字的带货热潮还会延续吗?这真是个未知数。

而由于燕窝事件的影响,两家上市公司的股票,都有波动。

畸形的平台运营模式背后,是大数据伦理的失范。

我们可以容忍美团“定位缓存”所造成的表面伤害,但不能无视背后的大数据伦理之困,更不能让平台做大后可以任意宰割用户。

第一,15年有期徒刑。

辛巴被立案,迎接他的是15年,无罪,还是被股民索赔?该来的必然会来,可辛巴神话破灭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辛有志和他的弟子们,面临的具体是什么,我们可以想象;辛巴团队在资本市场的运作,大概率会以失败告终。

辛巴已经不是单纯的网红,他和他的团队已经与资本紧密的捆绑在一起。与其关联的上市公司,目前看是两家,分别是A股上市公司起步股份和盛迅达。

如此看来,有可能不构成刑事犯罪吗?

“大数据杀熟”的现象,不仅仅存在于美团,也存在于饿了么、淘宝、当当、天猫、携程、飞猪等等这些平台。与美团一样,饿了么平台也曾被人指“大数据杀熟”,如金牌会员的折扣被暗中取消,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时餐厅,其他人的配送费就低一些等等,诸如此类,林林总总。

燕窝事件,只是个开始,或者说只是一个多米诺骨牌被推倒的开始。我坚信,未来,税务、质检等监管,会接踵而来。

尽管“大数据杀熟”一直存在,也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同时,《电子商务法》明确“大数据杀熟”是违法行为,然而可怕的问题则是“隐性杀熟”。

这对用户的伤害可想而知。接下来,如何治理“大数据杀熟”?

不仅国内如此,国外类似平台也早存在同类问题。

这一说法,源于媒体对某律师的采访。

而就在12月8日晚间,辛巴还现身直播,直言不会放弃带货。

这则回应没有承认是“大数据杀熟”,不过是技术问题,程序员得背锅了。仅仅一次“杀熟风波”,12月18日美团股价大跌 3%,逾 400 亿市值瞬间蒸发。

当时,我着实佩服辛巴的勇气。

一时之间,“会员配送更贵”引发热议,纷纷指责美团“价格歧视”“割会员韭菜”“不顾吃相”……面对网民“控诉”,美团方面回应称:配送费差异与会员身份无关,由于软件存在定位缓存,错误地使用了用户上一次的历史定位,与用户实际位置产生了偏差,导致了配送费预估不准。在实际下单时,会按照真实配送地址计算,不受影响。

那么,辛巴面临的会是什么呢?

诸如此类的案例,网上多得是。

从目前看,“无期徒刑”的可能性不大。

关键的问题是,“大数据杀熟”早不是什么新鲜事,美团也曾被传成了“大数据杀熟”的重灾区。新华社的记者在调查报道过程中,曾拿两个手机账户登陆美团APP,一部是使用过该APP的手机,一部是没有使用过该APP的手机,显示结果是:查询同一房型同一时间的房价,前者明显高于后者,其他人也遇到过同样的情况。

这样的话,“拔出萝卜带出泥”,可能就不是一个燕窝的问题了。

不过,直播电商大潮,该平稳了!

这种说法,基于《宪法》第一百四十条的规定。

目前,舆论上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可能会面临15年有期徒刑。但是,又有一种说法是:可能会无罪。

而按照辛选与融昱公司签署的《品牌推广合作协议》,辛巴与厂商之间的关系还很复杂。

像美团这类平台公司,谋求企业利润的最大化,过于短视,而无法合理平衡平台收益与用户利益的关系问题。

美团到底存不存在“大数据杀熟”,已不再是问题的关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万元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最懂你的人伤你最深”,这些平台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借助大数据“精准打击”,利用了老用户的“消费路径依赖”专门“杀熟”,似乎是隐性的内在运行逻辑。

一旦辛巴获罪,那么股民有可能会因此提起索赔吗?

紧接着,大量会员陷入了平台早已布设好的“温柔陷阱”中,没有钱也不用担心。一切都为你想好了,会员可以用借贷模式消费,平台打通“现金流―支付流―物流”,用诸如美团月付、蚂蚁花呗、京东白条,消费毫无痛感,平台不时提醒老会员的信用额度增加了,而到了还钱时才一切恍然大悟。这隐性的消费逻辑,正是当前欲望主导、情绪驱动、符号化消费的“后消费网络”时代最大的症结。

该律师认为辛巴案件有这样一种可能:“假设最终调查显示燕窝确实存在掺假、以次充好,辛巴团队在此案中的角色属于销售者。但如果辛巴对于燕窝的质量问题不知情,没有主观售价的故意,至少可以免于刑事处罚,也就是不构成刑事犯罪。”

一方面,政府管理部门规范市场秩序,比如出台实施《电子商务法》,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交易消费环节的程序,更要切实有效地跟进监督,或者建立健全遏制“大数据杀熟”的维权机制。

大家稍反思下,就会明白,目前网络购物消费,基本上注册会员模式。为了刺激消费,平台想方设法“拉新”,通过秒杀、满减、现金红包、积分兑换、预付直减……各种层出不穷玩法吸引新用户。

因为平台线上交易,借用大数据平台,依据算法形成用户画像,“个性定制”式杀你没商量,而你一般情况下不深究,无法发现被平台坑了。

尤其是5G时代,如何强化反垄断、平台治理、企业社会责任,如何使算法少一点算计,在大数据提供个性化服务时,以透明公正的要义,打造平衡用户权益与平台收益的健康生态,形成共同遵守的商业伦理准则或行业公约,关上大数据的“偏见之门”,是从根本上治理“大数据杀熟”的题中应有之义。

罗应光于1997年10月至2001年9月任共青团云南省委副书记;2001年9月至2005年9月任楚雄州委委员、副书记;2006年3月至2007年12月任昭通市委副书记、市长;2012年9月至2014年8月任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书记、厅长;2014年8月至2020年6月任玉溪市委书记;2020年6月至今任云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

早在2000 年,亚马逊 “差别价格实验”即是“大数据杀熟”起源。当时,亚马逊根据潜在用户的画像,终合购物历史、上网行为等大数据轨迹,对68种DVD 光盘进行差别定价,不同的人群不一样的价格。结果是,老用户“被坑了”。

不过,职业打假人王海在获悉辛巴被立案后表示:“希望把假冒敖东研发的牙膏、李鬼授权的宾利月饼和检不出马油的马油皂、镀金导头冒充24K金导头的宙斯魅影美容仪、卖完就关店下架的羽绒服一起查处下。”

这一条款中,“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成为15年有期徒刑的重要依据。因为如果辛巴被定义为消费者,按照辛巴的销售金额,“二百万”真的是个小意思。

正如法国社会学家、哲学家让・博德里拉认言,人们从来不消费物的本身,人们总是把物用来当做能够突出你的符号,或让你加入视为理想的团体,或参考一个地位更高的团体来摆脱本团体。这些涉嫌“大数据杀熟”的平台,正是充分利用了会员、用户的这些心理来牟利。

否则,广大的个体很难维护自身利益,毕竟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写篇《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无论怎么揭露,最后还得回到互联网治理层面上来。

那么,我们不妨仔细看一下。

施洪甲于2005年4月至2015年1月任曲靖师范学院党委书记;2015年1月至2019年1月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作委员会副主任;2019年1月至2019年10月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2019年10月,退休。(完)

未来对辛巴的定性,目前看还不清楚,但肯定有个说法。

这,怕是辛有志之前没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