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赞助商万博

“国产迈凯伦”凉了!前途汽车多家门店关闭一手好牌为何打的稀烂

日前,和讯汽车从相关媒体报道了解到,国内造车新势力企业前途汽车的多家体验店和交付中心存在关停或无车可卖的困境,其位于三里屯的全国首家门店已经撤出,同时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交付中心也人去楼空。

新车在外观方面的设计亮点颇多,全车采用铝合金车身框架,除前、后包围和侧裙等部位外,其余部位均采用碳纤维材质,被诸多汽车媒体冠以“国产迈凯伦”的称号。

其中3月11日公布的限制消费令显示:因前途汽车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依照相关法律对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及其法人、实际控制人等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内忧外患 前途汽车看不到“前途”

但除此以外,前途K50的亮点屈指可数,其NEDC工况续航仅为380公里,在如今续航已经突破700公里“长人如林”的新能源市场,这个数据根本“不够打”。4.6秒的百公里加速成绩,也难和真正的“超跑”挂上关系,加之受众人群过小和性价比不高,使前途K50至今一共才卖出了200余台。

首款产品K50败走麦城,前途汽车被寄予厚望的第二款产品前途K20,在2019年4月上海车展公开亮相。新车依旧采用了双门设计,但整体造型和K50相差甚远,可以看出K20已经是在向亲民产品方向靠拢,不过产品定位似乎永远是在错误的道路上。

另一则为3月17日公布的消费限制令上,立案执行申请人换成了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但限制内容一致。

在如今同一市场的众多项目中,前途显然已不是投资者的最佳选择。如果仅靠自身实力,前途汽车很难实现大规模融资,来支撑其渡过当前的资金难关,实现产品的更新换代。在“缺少产品”和“融资困难”之间恶性循环的前途汽车,前途就更加扑朔了。

但实际上,前途汽车母公司的自身情况并不太乐观。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长城华冠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2174.7万元、-9844.28万元、-2.26亿元、-3.7亿元。

据数据统计,自登陆新三板后长城华冠成功募资募集资金达21.2亿元,但用于造车的20亿元资金已经于去年9月全部用完,只能等待后续融资款项接续。原计划于2019年11月到账的10亿元融资款项,也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账,一拖再拖则让前途汽车陷入“前途”渺茫的窘境中。

作为曾经惊艳一时的国产新能源跑车代表,前途汽车很可能就此退出历史的舞台。

2020年对国内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诸如拜腾、赛麟等当时关注度极高的品牌都已悉数倒下,而蔚来、理想等在争议中成长的车企却完成了美股上市,如今市值甚至已经超越了部分传统车企。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一员,前途汽车在2016年就已经获得发改委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2018年又获得了工信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成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中为数不多手握新能源乘用车“双资质”的企业,但是这“一手好牌”,怎么就打的“稀烂”呢?

2018年11月,因涉嫌瞒报巨额个人收入以及挪用公司资金用于私人支出等经济问题,戈恩在日本被捕。戈恩本人否认全部指控。2019年4月,戈恩再度被捕。之后,法院同意戈恩保释,但要求其不得离开日本。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但戈恩2019年年底离开日本抵达黎巴嫩。

时间拨回2年前。2018年8月8日,在这个国人最喜欢的日子里,前途汽车首款新车前途K50正式上市,定位动双门双座纯电动跑车,补贴后售价为68.68万元。

此外,长城华冠公司内部根据员工等级不同,拟发了多种方案的发薪协议书,但实际上,这都是被认为是长城华冠“变相裁员”的一种方式。和工资一样一拖再拖的,还有前途汽车的复工日期。从最早公布的4月1日复工,现在已经延迟到了五一假期后,公司多次延迟复工,也是变相节约支出的一种方式。

前途方面最初的想法是,用K50这款外观和定位不俗的超级跑车来提升品牌的基调,并非走量车型。这个想法实际上并没有错,因为一个高端品牌想要跻身中低端市场,比中低端品牌再向高端形象转变要容易很多。但品牌的定调完成后,还要凭借其自身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产品、服务以及良好口碑做支撑。

对于这一报道,日本大使馆表示,“目前还没有掌握相关情况”。

在会场,卡萝勒独自走向大久保武的座位,先是询问大久保武,“你是日本大使吗?”,随后,卡萝勒站在原地表示,“我老公能从贵国逃出来真好”。

早在今年4月,前途汽车和长城华冠的创始人、前途汽车的董事长陆群被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连续发布两条限制高消费限令,立案日期分别为2020年3月11日和3月17日。

蔚来已经接近未来,理想也拥抱理想,唯有前途,前途未卜。

与其他造车新势力选择代工不同的是,前途汽车依托着母公司的“福荫”,在苏州有自建的生产基地,造车资金也主要依靠母公司长城华冠进行股权和债权融资。据悉,长城华冠先后募资五次,累计金额超20亿元,在新三板上市企业中排在前列。

反观前途汽车,推出一款没有质量保证,售价高昂且本身竞争力、实用性都不强的超级跑车,在中国市场肯定是行不通的。定位超跑的前途K50前期研发成本高,后期又遭遇偏低的销量,最终未能给前途汽车带来盈利。

车卖不出去,钱也烧没了,员工的工资自然没了着落。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内部员工曝出工资不能按时发放。今年一季度,欠薪问题爆发,并曝出公司并采用员工个人信息进行贷款发放工资。

如今看来,前途汽车的“闭店”似乎已是意料之中。

董事长陆群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前途的机会在第二款车K20,如果撑到K20上市便可以有正向现金流。此前,前途方面最初表示将在2020年量产该车,随后推迟到2021年4月份,但如今看来,这款产品已经胎死腹中。就算上市,在如今刀枪见红、天天有变化的国内新能源车市场,也难有作为。

比如,国内目前起码还“活着”而且活的还算不错的造车新势力――蔚来,首款车的售价和定位都并不低,其凭借着独特的造车理念已经培养出了一部分忠实车主,同时销量也有稳步增长。十分具有特色的售后服务和换电技术等也让其口碑大躁,可以说,蔚来汽车正在以一种特立独行的姿态走在目前国内新能源车企的前列。

“国产迈凯伦”毫无亮点 第二款产品胎死腹中

和讯汽车认为,前途汽车最需要做的是转变理念,开发出更适合大众消费者需求的产品,从而在市场上赢得更多资金支持。同时,前途汽车还应该以开放合作的心态,寻找更多外部合作伙伴,进行多方面的“补血”。但作为2018年至今只有一款产品的造车新势力,前途早已失去了发展壮大的最佳时机。

资料显示,长城华冠原本是一家独立汽车设计公司及整车开发解决方案供应商,作为新能源第一股于2015年成功挂牌新三板,在2015年2月正式成立前途汽车,2016年成为国内第三家获得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

2020年初,这台号称“国产迈凯伦”的超级跑车甚至在朋友圈被公开以不到40万元的批发价甩卖,保值能力堪忧。而如今看来,就算是当时捡漏买了,现在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售后,找谁维保?

2019年2月,前途汽车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整体战略规划、进一步资本市场运作筹划及长期经营发展的需要,结合当前市场环境、政策环境及公司所处的发展阶段等内外部因素,退出“新三板”。